+哪啊哪啊‧失落的語言+

(本文寫於2012年10月29日)

如果你看過這樣的一本小說《哪啊哪啊神去村》,你一定對我的標題不陌生。

那是一個隱密到連手機訊號都收不到的小村莊,裡頭的每個人都對彼此非常了解,誰喜歡上了誰、誰家的狗咬了誰都會是頭條的感覺的那種純樸的地方,更重 要的事情是,因為那是個以林業為生的小村莊,面對百年、五十年、最少也要十年才會長成的大樹,there's nothing to be hurry.這讓他們有種特殊的語言,神去話,其中最重要的就是「哪啊哪啊」他可以取代很多語言,重點是表達那種「何必急呢?」、「就好好放鬆吧」的味 道。

看著成長於東京的主人翁被丟到神去村的生活,讓我有種好想移民去神去村的感覺。

現在的社會,每個人都深怕遺漏了上個片刻的重要訊息,經濟的、金融的、企業的、政治的、法律的、牽一髮而動全身的,這個科技密集的小島上,幾乎人人 都有手機,有很多還有兩隻以上,其中多數都已經換成智慧型手機,因為它很方便,隨時隨地可以查詢東西、可以知道自己在哪裡、可以打卡、可以收信、可以與朋 友及時互動、可以聽音樂、可以看影片、可以玩遊戲,我們追著各式各樣的訊息跑,深怕看漏了什麼,也怕跑輸別人最後成為死在沙灘上被淘汰的那些人,因為我們 在一個與全球關聯密切的小島上、有著不穩定的政治局勢、一堆爛透了的政客、只懂學術不懂現實的政府顧問學者、跟不懂社會責任的資本家。我們只能想辦法看怎 麼樣照顧好自己。

但我總是很納悶,我們到底有什麼理由需要這麼急?

看著眼前的案主很優秀,申請什麼學校都可以上的感覺,但他總是還是不滿足,明明肩膀上的壓力已經很沉重,卻還給自己增加了很多很多的壓力,壓到笑不 出來,感覺自己與自己非常疏離,但又緊抓著那些「必須完成的目標」不願意鬆手。只能默默地感受著他的壓力,並且明白他為什麼需要這麼作,我們這個年紀是還 必須努力拼的年紀,現在這個年紀什麼都必須緊緊抓著,直到爬到一個自己的能力能到的最高的地方,然後呢?然後的事之後再想,不論如何,關於生存的焦慮讓我 們必須這麼拼命的往上爬,將更多更多的壓力放在自己的肩頭上。

能不能更快一點,能不能不要明年才申請,後年才能去念,能不能今年就申請,或是能不能先考試、先寫好SOP之類的這樣可以快一點申請,然後下半年就 可以找個工作來做這樣至少可以做一年。這樣的對話也時常出現在我與王先生的對話中,我總是急著的那一個,希望他可以快點達成哪許許多多他自己設定好的目 標,但他總是有自己的速度,當然,那也是對他來說比較舒服、一切會比較順利的速度,我每次都急得跳腳,覺得時間一年一年過,你什麼時候才可以達成你想達成 的目標?你怎麼一點都不急?(但當然,他並沒有不急,只是他只能依照自己的速度學習跟前進)。

我往往發現,我才是那個急得要命的人。

我時常想,為什麼這一切需要這麼急?或許因為我們害怕自己輸在起跑點上,害怕自己不如別人,害怕當別人都已經取得一些地位的時候我們還在作著上個階 段該作的事;或許是因為舉頭望去很多同齡的人都在工作了,好多人結婚了,其中也有不少小孩已經會走路了,對自己的人生感覺到不安;或許是希望能早點反哺父 母、取得一些成就、好讓父母榮耀、卻也不知道父母究竟可以等多久,在這個年齡,這個世代,面對這樣的社會經濟環境,瀰漫著的不安全感明顯到讓人無所適從。

或許是因為我們都貪婪,魚與熊掌都想要,如果我們是一路走來都拿高分的學生,我們的字典裡應該沒有「放棄」。

於是我們挑戰著自己的、能力的、體力的、身體的、結構的,各式各樣的極限,然後用各式各樣的方式付出自己的代價,看看自己身上這一大圈的肉,我知道 這就是我付出的代價,貪婪的代價,超越自己的能力所能及的範圍所付出的代價;有些人是失去了朋友,總是投身於工作而失去了能一同吃飯的朋友;有些人是失去 了人際交往的能力,只會處理事情卻不知道對方說話到底有什麼涵義;有些人是失去了自我,卯起來追求各種渴望的東西,都得到了但一點都不快樂。

所以,人生到底是什麼?

我能不能夠接受自己「不夠優秀」去換回我渴望的健康?而不是一直滿足於別人眼裡的「妳好優秀」、「成大不錯喔」、「妳超強的」然後繼續拿自己的健康 當賭本,下去拼更多的「妳好優秀?」,我能夠接受自己是個普通平凡不起眼的普通心理師嗎?我能夠接受自己被某些我嗤之以鼻的心理師踩在腳底下嗎?我能夠捨 棄自己「想變得更優秀」的包袱嗎?我能夠停止一直不停的想對著誰證明自己的能力的追求嗎?

我能夠簡單的當個普通的草莓,每天回家就是看些自己想看的書,沒有任何「必須要上進」的目標,或是每次看到博士班申請就腎上腺素狂噴感覺到自己還活著的熱血,每天簡單的照顧自己、照顧自己的食物、衣服、環境,當個普通的爛泥嗎?簡單的,就只是「過生活」嗎?

我確信,這個社會已經生病了,因為它讓我們連簡單的「過生活」都變成一種奢侈。

但我也確信,在養成的過程中我們已經被訓練得太過貪婪了,不懂得「放棄」、「減少」、跟「放慢腳步」。

我時常感覺到自己好需要放慢腳步、也好想放慢腳步、好希望自己可以輕鬆愜意的度日,卻發現自己像是站在一列高速前進的電扶梯上,身不由己,不停的想 要自我超越、不能忍受被別人超越、也不能忍受自己變得平凡、更無法簡單地放下過去努力的成果,於是被綁架在這列失速的電扶梯上,跟著我們的社經結構瘋狂前 進,感受到自己的疲勞、與自己無法繼續支持、卻還沒得到自己渴望的那一切、所以繼續動員一直以來強悍的腎上腺素與熱血,拔腿狂奔。

是不是該放棄了?這次,放棄不是個負面的詞,而是個正面的詞。

唯有放棄那些不想追求的目標、過多的壓力、不哪麼珍惜的事物,我們才能把生命浪費在那些美好的事物上。

哪啊哪啊,我們一起去曬曬太陽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