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Keys‧To the future--給成大學弟妹的一封信+

※舊文重發,因為最近有用到,所以又從箱底挖出來。

星期二回去中文系幫老師帶生涯探索,原以為學弟妹會懷抱著很多問題來探究中文系未來的出路,但我錯了。

眼前這些大三的學生們,肯定不是沒有想知道的事情的,因為當我站在台上的時候,他們每個人都閃爍著炯炯有神的眼睛,對台上的講者來說,那是非常明確 的「他們有些想知道的東西」的表示,但,當我希望可以跟學弟妹更深入的互動,而放下麥克風,走進人群裡時,他們卻呈現什麼也不敢問,至少異常的怯懦的狀 況,而且不敢離開自己的座位,都在自己的座位上等著學長姐會不會靠近一點點,問不出問題,或是問出一些「我想知道跨科系會不會很困難?」、「我想知道我的 興趣是什麼」的問題。

不只是中文系的學弟妹,學生會的幹部們也有一模一樣的情況,每次當我問「你們有什麼問題想問」,隨之而來的都是一段很長時間的沉默,雖然他們什麼也問不出來,但你知道他們仍坐在這裡,用閃亮亮的眼神看著你,渴望從你的身上學習到什麼東西,那麼,是什麼讓他們「不會問問題」?

我花了一段時間,發現現在的學弟妹缺少兩種很重要的能力。

第一種能力是:觀察力。

聽到觀察力,學弟妹最常的反應就是「察言觀色的能力?」,喔,不是,我相信這個能力你們多半都有,而且還挺不錯的,不然你們很難長到這麼大。我講的觀察力是「從已知看出未知的好奇」,這說起來很抽象,舉個例子或許會比較容易了解,今天大學路上有個坑洞,你可以騎過去跌倒,然後上shit板上去罵, 「市政府怎麼這麼爛」、「學校的總務處都不作事」,然後這件事就這麼結束了,但你也可以看到這裡有個坑洞很久都沒補起來,去想「為什麼補個坑洞要怎麼 久?」、「政府的流程是怎麼樣的?」、「這要經過怎麼樣的程序才能到補起這個坑洞?」;你在每天的生活裡一定不是沒有遇到任何人,也絕對不是沒有接觸到任 何東西,那些東西難道是從天上掉下來的?你所接觸的每個物質,背後都是一條產業鏈,Discovery有個節目叫作「how it's made」裡面會介紹很多東西如何製造產生的,我們每天在接觸板手、輪胎、馬桶之類的,但我從來不曾好奇它是怎麼製作出來的,你也是這樣嗎?不只具體的物 件,也包含裡面的軟體,包含作出來的東西需要有人銷售,你身邊有這麼多大大小小的行業、工作,但我們生活在這裡面,卻對這一切一點都不好奇。

那你認為的工作在哪裡?

如果你想作一種目前的產業鏈裡沒有的工作,想走出一條藍海,但你對目前現有的一切都不好奇,那,我好奇你要怎麼找到藍海?


第二種能力:問問題的能力。

更正確的說,是「問對問題的能力」,正如前面說過的面對生涯困頓的學生,最常問的問題就是「請問跨科系是可能的 嗎?」、「我想跨到OO你覺得可能嗎?」,ㄜ...我怎麼知道?我剛看到你,你希望我一眼看出你的潛力嗎?還是你以為我無所不知?你希望我給你什麼答案? 還是你希望我像神明一樣給你一個筊,然後告訴你吉凶?這種事你去廟裡作就可以拉?你找我幹什麼?其實,會問出這樣的問題的同學,一種是「不懂得怎麼問問題」、另外一種是「不了解自己」,這兩者間也有很有趣的關係。

不懂得怎麼問問題,其實代表你對學習還處在「被動」的情況,正如前面所說的那些同學,眼神閃亮亮的,就像鳥巢裡的小鳥一樣,張大了嘴巴等著母鳥餵 食,偶爾還嫌氣母鳥拿回來的食物不好吃,但卻不知道自己喜歡什麼,不好奇、不觀察、所以沒有問題,對生活周遭發生的這麼多事情不聞不問,彷彿跟自己一點關 聯都沒有,真的沒有關聯嗎?你真的認為這個世界很美好,是柏拉圖的理想國了嗎?你的生活裡難道沒有沒有解決的問題,你自己的生活中難道沒有還沒被解決的困 擾嗎?那你為什麼不好奇?那你為什麼沒有問題?那你為什麼沒辦法問問題?

缺少這兩種能力並不是全部是你們的錯,很不幸的,你們生在一個文憑掛帥、考試升學掛帥的鬼島上、萬一遇到整天逼著你們念書的父母親、說著「那個不會考所以不用看」的老師,你們長成這樣並不是你們的錯,但,是時候了,好好看看自己,試著培養自己的能力。

你問的問題,會導向你是一個怎樣的人,你有著怎樣的興趣,以及你有興趣的學科。

所以我始終對那些充滿生涯困境的孩子感到很有趣,答案就在妳身上阿,你的問題就告訴了我你是誰,你怎麼沒有發現?當你面對每天重複播放的帶狀新聞, 你對什麼新聞比較有感覺,什麼會讓你一直思考?你面對生活時,最常在生活裡思考的問題是什麼?(當然,我們討論的是有觀察力的問題,而不是那種連自己都不 知道自己在問什麼的問題),我最常思考的問題是「這樣這個人快樂嗎?」、「是什麼讓人這麼痛苦?」、「人們要如何從這樣的痛苦中重新站起來」,看著新聞中 深愛妻子卻必須把久病厭世的妻子悶死的事件時、看著無法扶養孩子的父母必須把孩子送給別人領養、看著很優秀的建中學生卻跑去跳樓,我思考這些問題,這是我 的好奇,它導引我走到心理學,也讓我成為了心理師,這是我的好奇,我的路;我也認識朋友最常思考的問題是「這個制度究竟有什麼優缺點?」「國家怎樣的制度 是比較合理的?」「怎麼樣的法規是剛好,不會過份嚴刻、或是管理不了」,縱使我們看著相同的事件,但我們卻可能問出不同的問題,這讓他走向法律、走向政治 學科,也導引出屬於他的一條路;或是有朋有思考「這裡究竟有什麼結構,迫使人們必須以這樣的方式生活?」、「這裡互動的權力關係究竟是什麼?」、「難道沒 有任何方式可以協助這些弱勢的族群嗎?」,這些好奇則導引至社會學、社會工作領域。

除非你對什麼都不仔細觀察、除非你仔細觀察以後什麼問題都沒發現、除非你每次問的問題都非常不同,不然,你怎麼可能不知道你是誰?


我絕對承認鬼島的教育體制爛到不可思議,這讓我們已經不會問問題,不會好奇,因為所有跟「標準答案」無關的東西都不重要,我們的好奇老早就已經被埋 葬,但,你們已經18歲以上了,未來的人生你需要自己開展了,父母親那代的智慧可能已經不再適用了,你只能自己觀察、自己判斷,不能再老是依靠父母親。

更何況,今天你在成大,只要你願意,基本上你被賦予了帶領這個社會往前走的那5%的菁英的責任,你難道不應該用自己的眼睛觀察這個社會還有哪裡有問題?你難道想躲在某些人的背後安安穩穩的過日子?那大可不必再討論什麼領導力,因為我們沒有想領導誰?如果你想領導誰,你難道認為領導等於職位?你一定見過某些位置上的人你不滿意至極,他有了位置阿,但這說服你了嗎?所以,領導力到底是什麼?

領導力,就從觀察力、問對問題的能力開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