跳到主要內容

發表文章

精選

一起學非暴力溝通(八):同理與暴力

前一篇提到「暴力與合作」,以及暴力是防止自己繼續被過分利用的必要手段,以及暴力後的寬恕也是重要的,那是誘使他人與之合作的方式,因為我們唯有彼此合作,才能共同謀求最佳利益,以及唯有都具備有這樣概念的團體,才能成為一個能共同抵擋外在勢力侵略的團體。全文請見:https://reurl.cc/Ka5Oq 今天,想更進一步地整理書中提到的,「同理」與「暴力」的一體兩面。 從《惡人:普通人為何會變成惡魔》這本非常經典,也非常精彩的書裡,可以看到作者訪談了許多二次世界大戰的日本老兵,並且試圖思考眼前和藹的老兵們是如何能成為殘暴的殺戮機器,做下那麼多泯滅人性的事情,又是什麼讓他們必須說出這些暴虐的故事,不在乎同袍或社會會如何詆毀他們的。 這本書非常精采,有許多對於文學呈現暴力可能造成的影響,有許多深切誠懇的反思,看起來非常引人入勝,讓人有很多體悟。此外,他也透過反思軍隊如何打造「去人性化的殺戮武器(軍人)」整理出「製造同理」跟「製造暴力」手段的一體兩面。 他提出了十點,能造成暴力或同理的概念:(from pp.145-152) (一)當受害者是匿名時,旁觀者會更消極無為而加害者會更殘忍。相反地,當受害者的身分是可被認出時,它會抑制侵略性和促進利他主義。 (二)把受害者看成「他群」的一員會減低我們幫助他們的意願,相反地,把受害者看成「我群」的一員,會增加我們的幫助意願。 (三)資訊的稀少(例如有書報審查制度或委婉語作祟時)會讓旁觀者更容易忽略或支持兇殘,資訊的充足則有相反效果。 (四)缺乏明顯的異議(dissent)會促進反社會行為的盲從,相反地,存在明顯的異議會促進對反社會行為的不遜(defection)。 (五)當受害者是位於遠處,當干涉看來所費不貲和情勢混沌不明時,我們傾向於不幫助;相反地,當受害者是我們搆得到,而「花費不太昂貴和情勢高度緊急」之時,我們傾向於幫助。 (六)如果兇殘是一種如沃勒所謂的「層層升高的涉入」,那幫助別人的行為一樣是如此。 (七)施救者就像加害者一樣,常常會把自己的行為形容為身不由己:我沒得選擇。兩者的不同在於「命令」的來源不同。有理由推測,很多加害者都是受到外部壓力和內部人格模型驅使,反觀許多施救者卻是受到內部壓力和內部人格驅使。 (八)認知失調的壓力固然會讓我們更容易鄙夷那些被我們傷害的人,但他同樣讓我們更容易對那些被我們幫助的人產生正面情緒。 (九)去個體化(deind…

最新文章

一起學非暴力溝通(七):暴力與合作

一起學非暴力溝通(六):真誠與自厭

一起學非暴力溝通(五):從拒絕找社群

一起學非暴力溝通(四):經驗取代

一起學非暴力溝通(三):社群與迴響

一起學非暴力溝通(二):暴力與傷害

一起學非暴力溝通(一):暴力語言

+學測倒數:比起倒數你更該做的事(四)+