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壢真善美家園演講小記+




事隔多月,再次踏進中壢真善美家園。

中壢真善美家園照顧許多中高齡智能障礙者,雖然這兩次都只接觸志工朋友,但看著他們給的宣傳品,喜憨兒一直由父母照顧著,但逐漸長大以後,變成老人照顧老憨兒,八十歲照顧六十歲,經濟與體力上的限制、情緒上的張力與壓力、扛著的壓力與責任,那些不為人知的苦。

回憶起那個送餐便當放在桌上,說著想吃滷肉飯陽春麵就好的奶奶,想起一些「協助」似乎都是上對下的俯視,不見得能滿足不同的期待,而這些「不同」不見得會多花多少資源,但我們卻很少「允許被協助者能選擇」,所以時常只能選擇「拒絕服務」,以回應自己的需求、或至少維護自己的尊嚴。如何讓「服務/協助更貼近人」,而不只是「物質上的滿足」,帶著一種對人的敏感與包容,似乎是一個難題。

這次演講的題目是「深深深呼吸再出發:個人自我探索與紓壓」,十幾位平均至少六十歲的志工朋友。回憶起第一次面對比自己年紀大的長輩演講的那種「皮皮銼」,或許是越來越理解真實的生活處境、跟他們服務的脈絡、也對自己想傳遞的內容越來越熟悉了,所以更能碰觸到這些長輩們。

過程間,幾次發現多位在場的阿姨們紅了眼眶,或許是連結到生命中的許多委屈了吧;也對於陪伴跟看到彼此的不容易很有感觸,主動抱在一起、互相說「妳已經很努力了」;跟抄寫著重點筆記,想回去跟其他人分享;也在演講還沒結束的中場不禁鼓掌起來,那是一種榮耀,有一種自己好像多碰觸到了什麼的感動。

雖然是演講,但卻在那個場合裡感到充電,我描述自己的經驗、以及咀嚼過的困境,而他們告訴我他們的生命經驗、人生智慧,也同時在我的語言中感到被理解,被溫暖。就是這種時候,會讓我感到一切都不辛苦,一切都有價值。