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塵世喧囂的暫停鍵:十日內觀筆記(下)+

內觀中心中庭一景
前接 《塵世喧囂的暫停鍵:十日內觀筆記(上)》,強烈建議讀者先看完上集,以及上集內的注意事項,然後再接這篇文章,不然不知道前因後果可能會覺得怪怪的喔!

【四、第七天到第九天的煎熬】
從廁所望出去的蔥鬱,是被囚禁心靈的寄託
第五天(還是第六天)開始就增加了新的規矩,在每天的「共修時段靜坐」不能睜開眼睛、不能移動手跟腿,換句話說只要一開始擇定了一個坐姿,就要想辦法貫徹到一個小時。

雖然葛印卡老師也提到重點不是虐待自己,而是增加覺知,包含對自己身體上升起的各種喜歡與憎惡的覺知,讓身體的感覺歸身體,而不要對自己身體的感受增加太多評斷,但真的會扭動得像蟲一樣,特別是我是靜坐放牛班(最後一排)的時候。

就會一直前後轉移身體的重心,希望可以找到一個緩解疼痛、或是讓血液比較可以流通的位置,但怎麼嘗試都找不到點,身體也會感到痠痛而難以維持某個特定姿勢,於是通常在45分鐘過後,就會開始像蟲子一樣。

然後會在心裡頭想「到底還有多久」,靜修堂裡沒有鐘,我又忘了帶錶,所以縱使睜開眼睛偷看,也只能想辦法偷看別人的手錶,我身邊的位置就差不多跟我一樣放牛班,別人也會動來動去的阿,其實沒有那麼容易偷看到錶TT_____TT。

通往靜修堂的路
所以就只能等待著結束的信號,葛印卡老師的結束唱頌了,每次扭動到一個極限的時候,總是在內心深處想著「再撐五分鐘」,撐了好一陣子以後,也搞不清楚五分鐘了沒,就會陷入「到底要換個姿勢」還是「繼續加油多撐五分鐘,一定時間快到了」的天人交戰。

多半時間我都會充滿賭徒心態,繼續凹下去!

痛啊~。也因為這樣,當最後想起葛印卡老師的唱頌時,真有種「那是天籟啊」、「解脫的信號阿」、「從小的死亡到新生」的感受;當然,我們也開發了一些時間推估方式,包含顆啦科啦響著的中午餐車,聽到的時候代表再十分鐘就要午餐了!之類的,一種穩定生活中的小確幸的片刻那樣的感覺。

但縱使是這樣,過完一半以後,才是痛苦的開始。

每天都想著「快結束回家了吧」,怎麼還有這麼多天,天啊,我還有五天才能回家、四天、三天、兩天,不,是超過48小時,怎麼這麼久?回去到底有多少狗屁倒灶的事情等著我,這段時間台灣到底發生了什麼事,我身邊的家人們沒事吧,我是不是該提早幾天離開,這樣可以比較有餘裕處理事情?會不會殺出什麼措手不及的事情要處理啊?哎呀,星期天才放我們走,我星期一又要馬上工作了,這樣好累啊,要不要提早幾天回家,哎呀,休息都不夠了,幹嘛搞這個,在家裡睡不是很好嗎。

接近結束的過程裡,眼看著鐘點就快到了,時間卻過得很慢的時候,又會讓人特別想逃。

也發現了那種很難信任自己,總是在臨門一腳破壞自己的信念,總是會覺得知道快成功,但卻很難繼續堅持、也很難繼續忍耐、好像有也好沒也好,只想逃走的自己。在那個過程裡,每天日漸深入的開示,以及想著「努力完整體驗這個經驗」不要讓自己半途而廢,以及在一間超級認真上進,從來不賴床、認真打坐的室友們的寢室,都讓我更容易堅持,而不是棄械投降。

也再度發現了自己果然是社會的動物,縱使沒講話,自己還是受到同儕的影響。


【五、第十天的喧鬧與解答就在身邊】
陪伴我十二天的宿舍房間

第十天的早晨十點,為了之後準備重新回到人類社會,雖然還有將近一天的課程,但會將手機跟錢包等東西歸還給學員,也解禁禁語的規定。

說來很好笑,一般時間在我身邊禪修打瞌睡的小朋友會蹬羚似的狂奔出去領手機;平常總是急著排隊領飯,先打好飯吃完就可以先休息的習慣,在拿到手機以後,大家都可以不用吃飯了,沒人急著排隊(哈);安靜了九天的耳朵,一瞬間被各種聒噪的聲音炸開,彷彿一種安靜了九天以後的補償,笑得超大聲,或是討論得超大聲等等的聲音起此彼落,然後有種「難怪,需要靜默」。

靜默,才能讓我們跟自己好好在一起。

不攀附外緣,不讓自己的狀態跟別人互相勾動,走自己的路,陪著自己的各種議題與煩惱前進,但一但開始講話,我們就不需要面對自己了,也不需要處理自己的焦慮,只要把它丟給別人就好,或是聽到別人也有這樣的經驗就好。那是一個很特殊的體驗,有種既在自己裡面體驗,又在自己外面觀看的雙重感受。

但,溝通也是有意義的,會第一次很有趣的體驗到很複雜的感覺。身邊的這些人已經共處了近十天,但妳不知道她是誰、不知道她做什麼、不知道叫什麼名字、也不知道對方這十幾天的感覺是什麼。那時候會第一次彼此交流經驗,然後發現好多經驗原來是共通的,原來自己是這樣被看待著的,自己從來都沒這樣想過...。

原來在別人眼裡我是「睡得很好的人」、「好像躺下來就可以睡著,身體都不會痛」(哈)。

以及,原來別人靜坐是有技巧的,要懂得骨骼跟肢體的結構,可以坐得輕鬆又不會太為難自己,讓我們幾個痛得要命的人連連說「哎呦!你怎麼不早說!」,但其實之前根本不能開口啊!感覺,或許人生有時候就像這樣,其實資源很近、解法很近,但是我們卻沒開口、或彼此錯過,而沒辦法幫自己解套;又或許,人生有時候就像這樣,沒有自己皮肉痛過,提早告訴我們這些秘訣,自己大概也不會珍惜,反而覺得對方不知道在講什麼。

第十二天的早晨,一起整理好床鋪、做完最後一次晨間共修、用過早飯,然後第一次走到結界外,去看看維持我們這些天的幕後,廚房、法工寮,並回饋協助打掃這些地方,這十幾天來自己的生活是被這樣支持著的,光是廚房就有這麼多東西,才能協助我們能吃到每日好吃可口的三菜一湯精進料理,有這樣的法工發心支持我們在這裡的休息或修行,有種感恩、感念的心情。

在這個世界上被無關他者供養與服務著,而能獲得這些日子的獲益。如果能總是記得這樣的視角跟經驗,感覺心裡會開闊很多,也能放下很多我執,更單純地看著自己能給什麼,而不是計較或計算自己該得到什麼,或是自己少得到什麼,這樣的經驗有種療癒感,彷彿接觸到社會的善意,而不是世俗裡的爾虞我詐、彼此防來防去,令人彌足感恩。

【六、暫停後的震盪:回家以後】
每天用餐的餐廳
在中心的時候,每天都覺得下次一定不會再來了,這次就是我人生唯一一次踏進內觀中心,才不要下次去,下次去就變成舊生了,比起新生的時候更慘,晚餐變成過午不食,新生的時候至少還有麵茶吃到飽加蘋果,等到變成舊生就只有檸檬水可以喝了,對我這個傢伙來說是虐待啊!不要不要,絕對不幹。

但回家以後,發現這段時間12天裡我並不特別覺得餓,也只是正常的吃精進料理,有意識地因為要久坐減少飯量,但增加很多菜,也幾乎每餐都有水果可以吃,結果瘦了4公斤。(我爸叫我應該連報十期,就會瘦更快。是說,內觀中心的十日內觀沒有這麼好報好嗎.....*喂)

然後發現了原來這樣的生活模式是讓我的身體感到輕鬆的,吃得簡單健康、每餐飯後刷牙、晚餐不要過量、早睡早起,這些習慣在日常生活中非常難維持的,卻在內觀中心的十二天裡協助我建立了一些簡單的照顧。

有種第一次發現原來自己的身體應該這樣照顧的感覺。

也在回到家以後,發現在中心裡每天吃的普通的精進料理,在這個社會裡一點都不普通,對我們的身體好的東西,在這個社會裡卻是不容易的,但在那十幾天裡,我們卻是被無償的提供服務著的,又對那十幾天的經驗多了一分感念,自己的身體是被這樣滋養著的。

近十天的寧靜與與外界隔絕,讓人較能安住在內在世界,對電視或一向成癮的手機也變得沒有那麼在乎,反而在意起自己的呼吸,今天是不是能有空打坐,要找些好的食物給我的身體。是一種重新照料自己的過程,對我這個一直以來笨拙於照料自己的人來說,這次課程的這個環境,提供了我很大的支持,所以,回來以後,反而一直在想「下次什麼時候要再去」,感覺是一個忙碌社會裡的暫停,而且舊生可以不用參加十天了,可以參加三天就好,一個小小的休止符。

好好陪自己暫停,再出發。

或許,在我們的社會裡應該給自己多一點點的允許,允許自己求助、允許自己暫停、允許自己可以不用無時無刻精進,可以陪陪自己、整理自己、接納自己、照顧自己,而不是把自己當作上緊了發條的玩偶,身心靈都必須持續working直到崩解,再來收拾看病吞藥。

多一點點的允許,多一點點的自我照料,一種屬於自我的新調和或許會開展出我不同的生活風貌。




※補充:我怎麼知道我適不適合去內觀?
(1) 現實層面上:你必須要至少有8天以上的假期可以請,不然,你不可能參加新生的十日內觀。因為完整的十日內觀課程需要十二天,第一天下午兩點到四點報到,最後一天上午八點結束。所以,縱使新生的十日內觀課程都是免費的,但是假使你是第一年的新手勞工,你就算將一整年的年假七天都用上,還不夠去一趟內觀,而且應該也不會有人這樣用假期的,那是自殺的行為,所以比較建議的或許是有比較多假的朋友,或是轉換跑道中的朋友可以試試看。

(2) 精神層面上:你必須沒有特別的精神疾病,不然長時間的禁語,可能會誘發某些症狀,反而讓這樣的靜心與內觀變成對你個人有傷害的狀況。

(3) 心理層面上:建議你在自己的生活中有遇到一些壓力狀況的時候去,那會支持你繼續把焦點放在自己身上,並堅持完整個十日課程。同時,你至少需要一點覺得「我想改變我的生活,我願意為此改變」的意圖,如果你都認為是別人的問題,那這個課程可能會讓妳覺得有點辛苦,完全是苦行。

(4) 身體層面上:每天靜坐十個小時,鐵打的身體或是不擅長打坐的人會這裡痛那裏痛是自然的,因此,要記得只有自己知道自己的極限,要照顧自己的身體,靜坐內觀不是為了折磨身體,所以你需要自己向老師提出需求,不然妳可能會過度勉強自己的身體導致傷害。同時,因為晚餐的飲食較少,通常都只有麵茶吃到飽及水果,如果身體有特殊的狀況,如糖尿病高血壓等,需要特別飲食的,也要記得告訴老師照顧自己。

如果以上的問題妳都想過,或許妳也可以去試試看,通常都至少要兩個月以前才能報名。
台灣內觀中心網址:http://www.udaya.dhamma.org/