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資源與抉擇:同理支持與救難資源配置間的夾縫+

轉引自臉書 @Yi-Kung Lee的分享
※上圖原始連結與原始分享非常值得一看:請往 @Yi-Kung Lee的臉書

愛看災難醫療片跟漫畫的附加價值,就是面對選擇的殘酷。
或許是身為心理師總是試圖找到溫暖接納的點,所以這種殘酷的抉擇總是會讓我醒來,而且重新檢視資源的有限,能力的不足。對資源來說,每一次投入都是機會成本。但,對家屬來說,我不管機會成本眼前這個人只有一個。

於是有了一個巨大的衝突。

某集DMAT裡面,母親懇求醫師拯救跟自己一起在災難中受傷的兒子,因為那是過世的先生留給她的寶貝,最後醫師選擇救母親、沒救孩子,母親憤怒的責備醫師,讓醫師感到不知自己是否判斷有誤、感到挫敗。最末,這名母親的母親來到醫院,感謝醫生救了她的女兒,埋怨的說著「妳的兒子只有一個,我的女兒也是阿」。

生命如此獨特,但資源如此有限。日劇能讓不圓滿在60分鐘裡圓滿(或至少,沒那麼令人遺憾),但現實的世界很難,這種時候,醫護人員需要用盡全力才能讓資源被妥善運用,但,家屬的狀況要的不見得是「妥善運用」。倘若都讓醫護人員專注於專業的服務,那麼這些失落與創傷,勢必會回過頭來衝擊醫護人員的服務。

專業很重要,但如何引導對「不完美」與「資源的有限」的接納則是個難題。我只是在想,不知道這是不是心理師能扮演的角色?

這個網誌中的熱門文章

+天龍的凝視:時薪115的生存體驗+

+生涯測驗沒有用?拜託,那是你沒有用對資源+

+塵世喧囂的暫停鍵:十日內觀筆記(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