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老師們,你準備好被「暗殺」了嗎?+

站立在講台上,不知道會從哪裡射出的問題總是令人心驚
仔細說來,教師是我們的教育體制內「最循規蹈矩」的一群人,他們努力地符合各種規範與標準,過關斬將,好走到今天這個位置,這樣的努力不該是沒有價值的,所以教師們努力地站立在講台上傳遞著各種理念,關於「符合標準」的那些理念。

只是,教師們往往忽略了「自己的經驗」不可能「涵蓋社會的需要」。

特別是現在已經不是中古世紀,教師不是獨佔知識的教廷人員;時代變化快速,孩子吸收知識 ( 包含垃圾知識與煩惱 ) 的來源既多且雜,教師早已失去知識獨佔的能力,也失去憑恃此而來的「權威」與「被敬重」的角色了。也因此,我們看到有部分教師更努力地強化「權威」,希望讓孩子照著自己過去的步伐走,因為那是他「唯一已知的成功方法」,也看到許多教師感嘆「人心不古」,「孩子一代不如一代」,興起「歸去來兮」(退休)的念頭,漸漸地喪失教學熱誠。

當教師從教室裡逃離,孩子卻還必須被綁在教室裡。

因為教師還沒打算放棄自己的「知識權威者」的身分,過去孜孜矻矻的努力,讓教師習慣於「完美」,習慣於「不被打倒」,習慣於「傾囊相授自己的已知」而非「讓學生挑戰未知」(因為那後面是什麼?我怎麼知道怎麼處理?阿又該怎麼評分?)。

維護自己的尊嚴跟生命是人的本能,但當這個世界的複雜程度已經超越教師所能理解跟控制時,教師能不能允許自己「不知道」、「不會」、「明明是被捅,很羞愧的時候,還看到孩子的成長?」

坦白說,這真的超困難。

特別是現在的孩子不像過去教師成長的年代,有這麼強的權威崇拜,要吐你嘈的時候孩子是沒有在留情的,對站在台上一路走來都努力自我約束、成長的教師,那無異於「公然出糗」,要忍住不濫用教師的權威「給他難看」,又忍耐自己臉上熱辣辣的感覺,忍受自己的無知,偶爾都會讓我感到惱怒,「喵的你們這票屁孩,我等著看你有多行」、「不教你們了拉,我又沒賺到什麼好康」,這樣的惡魔心態總是三不五時會騷擾我。

這種時候,剛好看到這套讓我很感動的漫畫,讓我有點想起關於教育的初衷。


這部漫畫叫做《暗殺教室》,被評選為「2014年少年漫畫類:這部漫畫超厲害第一名」

故事設定有點超現實,一隻快到打不死、且可以毀滅地球的外星生物,決定到某個超菁英學校的被淘汰班當老師,而外星生物允諾不傷害學生、認真當教師;國防部也因此獲得學生能近距離狙殺老師的故事。(老師真的超強,可以把國防部要射殺他的飛彈當土產帶回教室)。


  • 一個速度超快,力量超強可以毀滅地球的外星生物,跑去一個蓄意歧視且差別待遇最後5%學生的超菁英學校幹嘛?

  • 教育的本質究竟是什麼?是維持超強的競爭意識、必須一直保持優勢?或是為了守護自己與他人必須取得力量?

  • 教育應該是讓某些人落入底層,以維持整體的競爭意識?或是找到超越競爭以外的重點?

  • 教師應該要很完美,讓學生都喜歡?或是教師也會、也可以有自己的個性與特色劣勢?

  • 教師能夠多勇敢地傾囊相授,帶著有一天會被超越、挑戰、甚至在講台上斃命的覺悟?

我不想說得太多,免得讓大家失去了自己閱讀漫畫的樂趣;如果你不擅長看漫畫,那麼你可以看動畫,(請不要問我哪裡有得看,麻煩你拿「暗殺教室」跟「卡通」去拜Google大神),或是你也可以等到三月日本上映以後等著看真人電影版(顯示為祈福台灣上映)。

看著這部漫畫的時候,有很多片刻心中都被觸動。

我不禁想起自己已經忘記關於教育的初衷了,有時候只剩下一種對「我講得好不好」、「學生有沒有聽懂」、「他們喜不喜歡我」、「他們考得好不好」的感受;忘了「教育」應該是關於「超越」的。

教育,不是關於「我是一個好老師/講師」,而是關於「讓你們有一天能夠超越我」。

我在這裡,我等著你們來挑戰,用肉身真實地與學生互動、交流,你們會反覆地用自己的方式挑戰我、而我帶著一種自己可能被傷害也無所謂的覺悟,反覆地許下承諾以對方的成長為目標,重點不是我,而是挑戰的你們、以及你們要面對的未來。


仔細說來,教師是矛盾地為了「有一天能被超越」而教育學生的

當時代變遷如此快速,社會問題日新月異,期待用教師教育的「已知的知識」來解決「未知的問題」是種不可能的任務。教師只能選擇「傾囊相授」,帶著身為「會死在沙灘上的前浪」的覺悟,讓這些後浪來超越自己。


老師,你準備好在講台上被「暗殺」了嗎?

還是,你希望自己是不會被打倒的知識守護者?



你還能守護知識多久?

而孩子又該如何在你的教育下面對「未知」的世界?


也許,你可以繼續扮演大無畏的知識守護者。

但請記得,你的學生可能看過這部漫畫,嚮往著「殺老師」那樣真實、且準備被超越、暗殺的老師。


※同場加映:一部2009年的影片,說明這些年來時代變遷的快速,也帶出了「教育必須改變」的訊息,只有5分鐘,很適合上課播放刺激學生、引發思考。