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素人之亂:自由是一種生活方式+

書名:素人之亂
作者:松本哉
出版社:推守文化(2012)
不務正業推薦度:★★
紓壓指數:★★★★
公眾場合閱讀指數:



造反是對於操控社會、個人的國家機器及資本、權力的抗拒,但松本不僅只於反抗而已,因為他對於人跟人的關係有最基本的信賴,也對他生活的地區、街坊鄰居有愛,因此他怎麼胡鬧、造反,他所在的商店街的老爹、老闆娘都支持他,就算鬧得過分了,也頂多要他在下次的祭典裡多幫些忙。」(旅日作家劉黎兒書評,p.03)

松本哉相信只要有人跟人的牽絆關係,只要跟生活的社區、街坊有關聯、感情,人沒有錢也能活得下去,不會遭到操控,活得更自在,也不會受制於全靠錢所建立的價值觀,不會輕易為了還不起貸款、遭裁員或找不到工作就去自殺。」(旅日作家劉黎兒書評,p.03)

這是一本非常有趣的書,在閱讀的過程間時常讓我爆笑出來,面對母親一臉疑惑的表情「妳在看啥?」總有種不太好解釋的感覺,畢竟這並不是一本「傳統」而「安全」的書。這本書的風格就像是松本哉本人在你面前說學逗唱似的真實,辛辣、尖酸、不留情面地揭開資本主義社會下一些令人厭惡的現實,正如封底的文字......。

《素人之亂》封底

但對於對這個世界有不滿,想尋找一些於戳破不能說的秘密的人們來說,這本書可說是淋漓盡致、拍案叫絕。

這本書讓我有很多反思,除了對自己身上的中產階級資本主義色彩有了更多體認,也發現其實這個世界很寬廣,只是有太多的結構框架著我們自己,在看著這本書的時候,我最常出現的體會有兩種,一種是「松本哉你真的是瘋子!」然後大爆笑,覺得這傢伙真的是個妙人,腦子大概直接連接到異次元,竟然可以這麼自由自在,抗議都作得這麼好玩、這麼瘋狂;另外一者是「我能有這麼勇敢嗎?」,看著松本哉的抗議,嬉笑怒罵說學逗唱,會讓人不禁忘記了他在訴求的東西其實是很認真的,而這本書處理的色調讓「議題」的認真性被淡化了,但其實他是用肉身、每一次的抗議、以及他的生活跟社群在對這個資本主義世界發聲,並積極地打造一個屬於他自己的生活世界,也曾因此露宿街頭、空腹度日、鋃鐺入獄。


我時常埋怨著這個世界許多的部分不那麼合理、不那麼令人喜歡、對自己而言不那麼舒適,足以讓自己快樂的活著;相較之下,看著松本哉讓人有了很多反省。看著他從大學時期就開始累積的抗議資歷,每個抗議的名字說起來或許都令人感到有些好笑,「粉碎黑心學生餐廳鬥爭」(抗議學生餐廳食物又貴又不好吃)、「暖桌鬥爭、喝酒鬥爭、火鍋鬥爭」(抗議校方不允許學生活動,叫學生下課就回家)、「伊豆鹹魚乾鬥爭」(抗議校方廢除夜間部又不與學生溝通,用烤鹹魚的臭味將教職員從辦公室逼出來)、「六本木之丘集會」(在聖誕節向六本木的高級店宣戰,不用花很多錢也可以過節)、「還我腳踏車遊行」(抗議車站隨意沒收腳踏車)、「反PSE遊行」(反對電器用品安全法,若通過則二手電器都無法使用)、甚至是為了搶到比較好的地方聚會,而參加市議員選舉


他很認真地(我相信他對於我這個用詞應該會抗議)用自己的行動,在衝撞、挑戰這個世界、這個體制、以及其中許多從眾而未加以思考的慣性,遵守規則不是錯,但人為什麼一定要遵守規則,特別是當這些規則並不公平而且讓你無法翻身也不快樂的時候?老實說,一邊看,也一邊體認到自己果然還是有許多事情做不到,縱使嚷著討厭資本主義社會,我大概還沒有覺悟跟松本哉一樣可以露宿街頭,並專業到可以寫下露宿秘笈;縱使總是抱著一種衝撞體制的覺悟,卻好像沒有勇氣跟松本哉一樣瘋狂,例如:爬到校長的身上用油漆在背上寫下一個大大的犬,並因此被關起來;縱使擁有自己的價值觀,卻不足夠勇敢到可以因此無視別人的眼光,像松本哉一樣地擁有刀槍不入的厚臉皮,捍衛擁護自己的信念。

他作了很多遊走在法律邊緣的事,但我很佩服他能活得如此自由。

我想著我們有很多時候是跟著社會、他人告訴我們的聲音、規範而行事,而非根據我們內心的引導,又或許有些時候,我們反覆聽到內在的聲音,但我們無能如此勇敢,又或許我們還沒準備好負起自己選擇的責任,所以我們假裝沒聽到內在的呼告,繼續批上羊皮假裝自己跟別人都一樣,卻總是在某個深夜厭惡這樣的自己。但松本哉,他活得好自在,並不是因為他有錢,他從小就是個窮孩子,他衝撞、一定也因此飽受非議、但我相信他一定與自己內在的聲音很靠近,所以外在的聲音對他並不構成那麼大的影響,每一次的抗議、每一次的嘗試,都是協助這個社會變得更適合自己生活,自己只有好處沒有壞處不是嗎?

我能這麼勇敢嗎?

我不知道。 但我從松本哉的身上看到了一種充滿實踐與自身價值觀相連的生活方式,厭惡資本主義的世界與市場壟斷,就打造一個獨特的社區互助型的生活方式,在高圓寺商店街開起素人之亂一號店(二手店),一方面維持營收、二者抗議時可以有很多道具、三來可以避免一直在資本市場消費,而可以將一些可以利用的東西修理後重新利用、四來還可以跟周邊的商店交換東西增加非貨幣的交易,並增加彼此的連結

從此開始,高圓寺有了二號店、到現在的八號店,有些關起來了,有些是看了書以後也認同這樣的生活方式而搬過來居住的朋友開的,從小酒館、民宿、咖啡廳、餐廳等等一間一間開起來,在這樣的過程裡,想必松本哉也可以在這樣的社群裡越活越自在。


我很羨慕松本哉,雖然不知道自己是不是能做到那樣的勇敢,但,我希望自己能每一天過得更真實一點,更實踐一點,讓理念在每一天的生活裡活出來,那麼,或許有一天我能跟他一樣自由。


那是一個冒險,就跟這個部落格一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