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書摘:窮忙族─新貧階級時代的來臨+

書名:窮忙族─新貧階級時代的來臨
作者:門倉貴史(經濟學家)
譯者:龔婉如
出版社:聯經文化(2008)
推薦指數:★★☆☆☆

所謂「窮忙族」,指的是即使揮汗拼命工作,卻仍然無法擺脫最低水準生活的一群人,也有人直譯為「勞動貧困階級」。...若以東京23區的社會救助標準(2004年的年度支出為194萬6040日圓)作為基準 ,將「窮忙族」定義為年收入在200萬日圓以下的勞動族群。依據日本厚生勞動省的「薪資結構基本統計調查」資料顯示,2005年的年度本薪總和低於200萬日圓的人數男女總和高達546萬860人之多,相當於接受調查勞工的25%,也就是說日本國內每4個勞工中,就有一個人是「窮忙族」(pp.02-03)


為什麼「窮忙族」會越來越多呢?最大的原因在於日本企業減少了正式員工的人數,而增加了派遣員工、約聘員工、特約員工、兼職人員及時薪人員等非正式員工的人數。...正式員工和非正式員工的終身所得會產生極大的差距...也就是說,非正式員工的終生所得只有正式員工的約五分之一左右,這也使得越來越多的非正式員工之中,產生了大量的窮忙族(pp.06-07)。


「窮忙族」增加後的最大問題就是一旦成為「窮忙族」,從社會整體結構的角度來看,想脫離這樣的狀況是非常困難的。人生在世,難免會遇到各種疾病或意外等不可預期的風險,一般人為了因應風險的發生,都會將收入的一部分轉為儲蓄,或是加入各種保險。但是所得水準極為低劣的「窮忙族」卻無法充分地因應這樣的風險(p.08)。 


過去的日本就像「一億總中流」這個名詞所代表的意義一樣,被認為是一個平等的社會,但近年來已經有越來越多的人逐漸意識到所得差距的擴大。...1970年代後半之後,日本所得差距擴大的主要原因在於人口的高齡化(編按:因終身僱用的敘薪制度)。...今後隨著高齡化社會的因素,將會使得同一年齡層內的所得差距擴大,連帶也提高了經濟整體所得差距擴大的可能性。可以預想到的是,所得差距擴大的過程中,「窮忙族」也會以驚人的速度持續增加(pp.12-14)。 


「工作能力強的人還會被不停加重工作內容,工作能力差的人就不用多做,但薪水都一樣多。時薪人員和派遣員工一直受到企業壓榨,企業的利潤或許恢復了,但其實都是背後這一群低薪資員工的功勞。...當然我也了解資方的心情,但是我真的覺得現在的資方都不把勞方當人看待。我這個年紀的人還好,以後或許還領得到年金,我擔心的是兒子女而這一代。我不知道這段採訪會被寫成什麼樣的內容,但是如果企業繼續這樣像扭毛巾一樣,心中只想著如何獲取利益的話,真的很不正常。」--由年營業額14億日圓的公司老闆變為時薪900日圓的便利商店時薪人員的 Y先生(p.29) 


U先生當時任職於A公司,是一家在日本全國各地拓展百元連鎖商店的大型零售商,這幾年的成長相當迅速。在通貨膨脹的時代裡,這樣的經營模式被視為是百姓福音,但其實靠的是內部員工在背後擔負起過於繁忙的職務。...「基本上由一個正式員工負責管理多家店面,店裡的工作則交給時薪人員和兼職人員,大概是這樣的營運體制。...工作實在是太辛苦了所以很多人離職,即使有新人進來,其中的30%都會離職,3年後差不多只剩一半,但在當時,這樣的狀況是很理所當然的。」--原為大型百元商店店長,職務過重而身體垮掉的U先生(pp.34-35) 


不管是在美國還是日本,中高年齡層的「窮忙族」都持續增加,而且多數人都只能在邊緣求生存,他們的生活是我們無法想像的。...或許有讀者會認為「現在這個時代不可能有那麼多中高年齡層的窮忙族!」但事實上中高年齡層的「窮忙族」卻不在少數,他們為了不讓心愛的家人生活頓失所依,因此總是加倍拼命工作,但是年收入還是一樣低迷,根本不足以供養家人。(pp.43-44)


任職的公司倒閉,或是因調整僱用條件後遭到裁員,不得已只好重新找工作,但是新工作的薪資卻被壓得極低。這就是正值壯年的中高年齡層成為「窮忙族」的典型狀況。...在日本獨特的僱用習慣中,「通才」可以處理的業務範圍較廣,對企業來說是很有幫助的,但近年來由於法規鬆綁,加上各企業間的國際競爭日益激烈,「通才」一旦脫離原本就職的企業,其所具備的才能幾乎無法適用於其他企業(p.46)。


每4個轉職的中高年齡層中就有一個人的薪資大幅下降,和同樣轉職的其他年齡層相比,轉職後薪資減少的比例更是壓倒性的高。...突然被公司裁員後,即使新公司的薪資大幅下降,但中高年齡層的「窮忙族」卻很難壓低各項生活上的消費支出。...而即使想要壓低消費支出來因應薪資的下降, 但相較於其他年齡層,中高年齡層的「窮忙族」家中卻有更多無法刪減的支出,具體來說,像是小孩的教育費和房貸等。(pp.47-48)


像這樣在男性勞工「窮忙族」人數預估將持續增加的狀況之下,因為丈夫淪為「窮忙族」而使得打工的婦女勞工大幅增加,就中長期來說,很有可能會造成兼職‧時薪勞工薪資下滑的壓力(p.51)。


在淪為「窮忙族」後,生活陷入困頓的中高年男性之中,有人甚至會為此所苦而走上自殺一途。 ...若根據自殺者在生前所遺留的遺書可以發現,中高年齡自殺者的動機為「經濟‧生活問題」的佔了壓倒性的多數。在公司單方面的考量下而成為犧牲品的中高年齡層因為苦惱而自殺時,社會大眾是否應該只把他們當做是資本主義的弱肉強食下不得已發生的必然現象,而不正視這個問題呢?(pp.52-53)。


比較嚴重的問題在於,中高年齡層的父母若成為「窮忙族」,其子女成為「窮忙族」的可能性也會相對提高。一但父親因為成為「窮忙族」而無法提供子女足夠的教育經費,對子女的就職或往後其他人生規劃也都會帶來不好的影響,使得「窮忙族」成為世襲,在家族中不斷延續。...「窮忙族」的世襲,等於失去了「機會均等」,在這個層面上可說造成了相當嚴重的問題。(pp.58-59)


「現在回想起來,擔任系統設計師時的金錢觀實在是初生之犢不畏虎,只知道反正下個月還會有相同的薪水進來,所以有多少就花多少。那時不覺得這樣有什麼不對,因為走路走得好好的,實在很難體會跌倒前的痛苦阿。現在我已經和當時的朋友完全斷了聯絡,一旦在街頭生活,所有和這個社會的連結就必須重新設定。不過如果當時的人際關係還存在的話,現在找工作時或許會有一些不同吧。」--曾為年收800萬的系統工程師,現淪為街友的O先生。(p.68)


「年功序列薪資制度」在企業採用終身僱用制度時也發揮了很大的功用。因為工作的年資越久,就能獲得越高的地位和薪資,所以換工作對勞工來說是非常不利的。因此,勞工對企業的忠誠度上升,做夢都不會想到要換工作,甚至根本沒有「換工作」這樣的概念。...日本企業因為採用終身僱用制度,基本上只招募剛從高中或大學畢業、不具有專業技能的應屆畢業生,因此必須在企業內部進行各種訓練,培養員工各項技能,而多數的訓練都由長期在企業內任職的主管來負責進行。但是自從泡沫經濟於1990年代瓦解後,日本企業就很難繼續維持終身僱用制度和年功序列薪資制度了。(pp.82-83)


要同時順利推行終身僱用制度和年功序列薪資制度,以下兩個條件缺一不可:一、企業的穩定成長;二、社會整體的人口構造呈現標準的金字塔形。在年功序列薪資制度中,企業會將年輕員工的薪資轉移到中高齡員工身上,這在企業內部是一種共識。...由於各世代間的所得轉移,所以從長遠的角度來看,每一個勞工都可以公平地獲得薪資,這就是年功序列薪資制度的運作方式(pp.83-84)。


1990年代過後,長期的經濟不景氣使企業的成長停滯業務量縮水無法再增加新的員工。而從人口結構上看,少子、高齡化的急速成長,也使年輕勞力和中高齡勞力的比例不如以往。在這樣的狀況之下,就無法像以往那樣以大量低薪資的年輕員工來支撐起中高齡管理階層的高薪資(p.085)。


雖然日本景氣逐漸好轉,從宏觀面可以看出僱用環境的惡化已經獲得改善,但是青年僱用環境的改善卻較為緩慢。...青年僱用環境日益嚴苛的主要原因在於日本國內企業面臨激烈的競爭,因此不願意僱用經驗較少的應屆畢業生,寧可優先錄取具備豐富專業知識和即戰力、有經驗的員工。而來自供給方的原因,則是因為青年的就業意識產生變化,開始有了「不希望被公司束縛,要做自己想做的事」的想法。由於這種需求‧供給兩方所產生的新動向是結構上的問題,因此即使景氣變好,年輕人的失業問題恐怕也很難在初期獲得解決。(p.124)


由於大多數的非正式員工很難在企業內培養並累積職業能力,因此即使賣命工作,也無法像正式員工一樣具有光鮮亮麗的資歷。這些將要支撐起日本經濟的年輕人有越來越多人成為非正式員工,可以說是一個很大的問題。(pp.126-127)


對年輕人來說,即使工作的收入降至「窮忙族」的水準,不過只要選擇「單身寄生」的生活型態,就可以避免陷入困苦生活的風險。...所謂的「單身寄生族」(parasite single)指的是即使成為社會人,仍然未成家而繼續寄住在父母家裡,食衣住等生活基本需求都仰賴父母提供的單身年輕人。...但是,當父母到了只能靠老人年金度日的時候,這些人便無法繼續維持寄生的生活型態了。也就是說,「單身寄生族」這層安全防護網一旦破損,突如其來的「窮忙族」問題便很有可能浮出台面。(pp.129-131)


由於應屆畢業生的求職困難,加上青年的就業意識改變, 選擇非全職的短期時薪工作的「特族」(Freeters,指非正式員工的自由工作者)有日漸增多的趨勢。...由於年輕人是否成為非特族,很容易受到就業環境的影響,因此將來僱用環境的改善將會成為抑制飛特族人口增加的主要因素(pp.131-132)。


再加上最近各項統計也都明確指出,以往隱藏在飛特族背後、不被人注意的「尼特族」(Neet)也正急遽增加。所謂的尼特族,是「Not in Employment, Education or Training」這幾個字的縮寫,意思是不工作、不接受教育,同時也不參與勞動市場的年輕人。...若從微觀層面來探討尼特族對經濟、社會的影響,首先浮出台面的就是個人間所得差異擴大的問題。(pp.132-135)


年輕人成為尼特族的原因有很多,最主要的原因之一就在於僱用環境的惡化。為得知年輕人成為尼特族的真正原因,這個調查裡使用了日本全國47個都道府縣的資料,將尼特族的原因分為僱用環境因素、學校教育因素、經濟面因素三方面來進行分析。結果顯示,僱用環境就是造成年輕人成為尼特族最大的因素,佔39.9%。也就是說,在就業機會較少的情況下,因為在求職考試中失敗、受挫而成為尼特族的年輕人最多。其次為經濟面因素(27.1%)、學校教育因素(19.0%)、其他因素(14.0%)。(pp.136-138)


青年僱用其實正面臨了日益嚴重的技能供需落差的問題。近年來年輕人的學力有日漸低下的趨勢,但企業主由於身處嚴苛的競爭之中,因此對正式員工在技術及能力面的要求持續增加,因而使得勞資雙方在技能層面產生了相當程度的落差。(p.140)


也就是說,青年失業率的8成以上都是因為技能供需落差問題所造成,如果這個問題沒有獲得解決,那麼失業率就只會被認為是由1.28%的景氣循環因素所造成。(p.141)


「現在我拼命工作一個月可以賺8萬日圓,所以如果能賺到12萬日圓就很滿足了。換算成時薪的話,只要做時薪800日圓的工作,一天7個小時,每個星期一~五就夠了。有能力的人可以把目標往上設定,不停往上爬,沒有能力的人就得知道怎麼割捨,這是沒辦法的阿。」--32歲時薪人員的S先生。(pp.144-145)


未來?我根本看不見阿。要撐到5年後應該還沒什麼問題,我27歲的時候就已經說過一樣的話了。當時我說自己有信心可以活到30歲,但是接下來就不知道了......結果5年過去了,我現在已經32歲了。如果想到已經順利度過這5年了,那麼接下來的5年應該是可以預見的,但10年後會怎麼樣就不知道了,不過反正船到橋頭自然直。阿~不對!其實真的不行,真的,我也覺得這樣下去不行,但是又不想想太多,想太多的人大概會得憂鬱症吧。」--32歲時薪人員的S先生。(p.153)


「效率」和「公平性」是權衡取捨的關係,不管優先考慮任何一方,另一方一定會受到犧牲,這在經濟學的世界裡是眾所皆知的。...如果所有人都面對公平的競爭,高所得的人就會陸續產生,但是如果放任所得較少的人繼續貧困下去,對社會、經濟整體而言,能產生正面的影響嗎?整體社會中,如果貧困人口的比例增加,消費就會減弱,將很難維持中長期的經濟成長,也會對稅收帶來負面影響,更增加了社會的不安(p.168)。


當然,在資本主義的經濟體制之下,每個國民之間產生所得差距是必然的過程和結果。不過,如果因為所得差距就認為這個社會是「不平等」的,這樣的觀點並不正確。...問題在於,越來越多的人雖然有足夠的能力,但卻無法在社會中獲得相對的評價,無法獲得符合自己能力的薪資,而這正是現在的日本所面臨的問題(p.169)。


想要解決機會不平等的問題,讓任何人都能接受結果上的不平等,各企業內部就必須確實踐力一套人事評價系統,並創造出靈活的機制,讓能力獲得提升的非正式員工能夠順利轉為正式員工(p.171)。


想要解決「窮忙族」問題,大幅提升最低薪資是非常重要的(pp.177-178)。


 

這個網誌中的熱門文章

+天龍的凝視:時薪115的生存體驗+

+生涯測驗沒有用?拜託,那是你沒有用對資源+

+塵世喧囂的暫停鍵:十日內觀筆記(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