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Stigma‧精神醫學的苦痛+

(本文寫於2012年1月11日)

可以閉嘴嗎?不懂精神醫學的那些人?

雖然沒有任何人會在乎我將要寫的這篇文章,但是我是為了我自己寫的,為了我所見 過的那些苦痛、以及目前正荒謬上演中的加害情結,我必須寫,寫下我所知道的知識。我要很努力才能抑制我自己罵髒話的衝動,以及call in進去罵那個資深記者一頓的衝動,隔行如隔山,可以不要這樣任意強暴DSM4嗎?

請你說明你從哪裡看出來他是「解離型人格?」

解 離型疾患的特徵,是記憶的破碎、不連貫、身上有不明所以的傷口、看著鏡中的自己卻覺得是陌生人,是一種面對壓力的情況下人類的正常反應,但卻一直持續沒有 停止導致的異常結果,其中包含解離型失憶,失去某些片段的記憶,通常是特別有壓力、或是創傷的記憶;解離型漫遊,因為忘記了自己是誰,所以讓自己到了另外 一個城市用完全不同的身分活下去,有可能某一天會想起來;還有解離型人格疾患,這個部份也就是俗稱的「多重人格」,這幾個人格間擁有不連貫的記憶、不同的 情緒表達方式、甚至是不同的慣用手,這絕對不是像大家想像的「我一下想這樣、一下想那樣」就是多重人格!拜託!

一個解離型 人格疾患的人這麼說自己的感覺,「人家說我結婚了,但我沒有記憶,你真的有在那裡看到我嗎?那真的是我嗎?那不是我啊!」,這樣的心情你明白嗎?在媒體上 慷慨激昂說著「張生是解離型人格疾患」的那位資深記者!你真的知道什麼是解離型人格疾患嗎?還是你只是隨便找一個方便、又看來專業的名詞!?

因為沉默,就是解離型人格疾患?因為一下沉默、一下就有衝動殺人,這就是解離型人格疾患?電影看太多了吧?等你真的哪一天看到有人在妳的面前喪失片刻前的記 憶!你再來告訴我你認識什麼叫做解離型疾患!你根本無從理解起那些患者到底有多惶恐吧?這樣貼標籤很開心嗎?不論是已死的張生、或是還活著的許許多多的解 離型患者都不會開心的!你最好對你不了解的事情少說話!

雖然我個人不認為張生有精神疾病,但假使你非要說他有精神疾病。

如果你今天跟我說,這是反社會人格、或是邊緣型人格,我還不會這麼生氣。

反 社會人格,隱含著對這個社會的不滿意、蘊含著憤怒、以及攻擊傷害他人的衝動,有不少暴力的攻擊者都屬於這個人格疾患;邊緣型人格、對於想像或是真實地被離 棄非常害怕、對於世界有非黑即白的想像、為了避免可能來臨的離棄因此可能會傷害自己、因為很容易感到不安,與人相處總是不是很熟絡就是很冷漠。(我寫這段 的時候沒有翻閱DSM4,如果我有說錯請大家指證)。

精神醫學原本就是用以理解我們一般情況無法理解的那些事情,別忘了, 精神醫學才只有一兩百年的歷史,其中的很多定義都還有爭議、什麼是病什麼不是也都還在爭論中,在這樣的情況下,究竟是什麼讓這些「資深記者」敢這麼狂妄的 用這些病名?診斷一個「素未謀面」的人?這豈不是比精神科醫師更厲害?人家還要談個三十分鐘,他只要蒐集幾則新聞。這隨之而來的是無法抹滅的污名,不只在 張生身上!還在你所貼的那標籤所被診斷出來的人身上!

精神疾病真的這麼這麼這麼恐怖嗎?我要告訴妳們!以為自己沒有精神病的那些人往往更恐怖!

能 不能對這些精神疾病的名詞多一些慈悲?多一些憐憫?當妳不曾看到一個有解離型失憶的人在妳面前惶恐地問妳「我是誰?妳可以證明我是誰嗎?」、當妳不曾看過 有邊緣型人格的患者在妳面前害怕被拋棄、又突然憤怒地責備妳,當妳不曾看過那一個個被貼上標籤的人無奈的說著「我就是瘋子」、「我領有國家發瘋津貼」,妳 真的忍心嗎?你忍心這樣用一個標籤就貼在一個人身上,就這樣代表了這個人的所有?包含他的苦痛以及悲傷?妳真的忍心?偉大的資深記者?

知之為知之,不知為不知,是知也。

面 對你不知道的事情,請你更謹言慎行;精神疾病是患者本人無法擺脫的夢靨、痛苦、也是家屬的心酸,可以不要這樣濫用名詞嗎?高抬貴手,可以嗎?面對一個已經 冰冷的遺體,一個無法驗證的「心理狀態」可以仁慈一點嗎?更何況,你傷害的不只是他,他的家屬,還包含所有的患者,你還同時誤導了重要的精神疾病的判斷標 準!可以不要這麼愚昧無知、草菅人命嗎!

我見過那些懷抱苦痛的人,他們卑微地希望可以「當個普通人」的時候,卻總要面對這種語言。

何其忍心?

這個網誌中的熱門文章

+天龍的凝視:時薪115的生存體驗+

+生涯測驗沒有用?拜託,那是你沒有用對資源+

+塵世喧囂的暫停鍵:十日內觀筆記(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