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Be Confidence‧活得像個人+

(本文寫於2012年3月20日)


昨晚跟我娘去台大誠品聽彭明輝的演講。

那是一種重新找到自己的面容,重新看到自己價值的感覺,那有毒的什麼都在這兩個小時內緩緩地排出,有種「我還活著」、「這一路以來的堅持並不是徒勞無功的」、「I'm not alone」的感覺。

昨晚最如雷貫耳的一句話或許是「在(這個有病的)台灣想要不被看不起,不可能」。

「學歷比較低被看不起、賺錢賺得比較少被看不起、總是穿黑色衣服被看不起、老婆比別人醜被看不起。三國時代的周瑜精通音律、兵法、娶了美如天仙的小喬,只不過 是在兵法上輸了諸葛亮一點點,諸葛亮也不精通音律、也沒有漂亮的老婆,周瑜就這麼氣死了,人要想不開不是因為處處都不如,而是因為心理過不去。」

當彭教授說以上這番話的時候,我有種被當庭棒喝,如雷灌頂的感覺,一直以來我們都非常努力地「不要讓自己成為會被人看不起的人」,所以我們努力地取得更好的 頭銜、更棒的工作職位、更優渥的薪水、更匹配的同事與友人、甚至是更稱頭的另外一半,「然後,帝寶裡貌如天仙的老婆除了宴會的時候請出來亮相以外,剩下的 時候跟家裡的義大利沙發沒兩樣」。

我們都忙著「擁有」而無能「享有」。

彷彿爭先恐後的忙著 擁有些什麼成就,可以拿出來炫燿的那些,彭教授說「不要相信坊間那些三十歲以前要作完的幾件事的那種書,那種一件都做不到!」(哈),「為了在三十歲前賺 到第一桶金的人生等於為了那一桶金喪失了所有「生活」的能力,想著四十歲賺到足夠的錢好退休以後再來過自己想要的生活的人,等四十歲要退休的時候,如果你 可以前四十年都只有錢跟工作,想必下半輩子你也可以這麼過,而且你可能已經無法(能)培養那些感受與生活的能力。」

Life is more than that.

當 陽光灑落在樹梢時綻放的金黃色光芒,肌膚上感受到的暖意,路邊隨風搖曳的野花,溢漏出的香氣,站在一幅藝術品前欣賞領受他的美好,與人真心的相處交往感受 到彼此的情意,透過書籍與古聖哲人偉大的靈魂相遇而感動,感覺到自己像個人一樣的活著,而不是像某個高功能的機器人一樣活著。

彭 教授承認目前有許多結構性的問題,讓人漸漸地失去能動性,例如資方市場的、政府無能的等等,這些削弱了人能活的像個人的可能性,但事實上也有一小部分是在 自己觀念裡的問題,例如我們花了很多時間消費,擁有比北歐三國與日本更高的消費力,但事實上我們卻沒有比較快樂,「擁有」某些東西不見得能讓自己快樂, 「能享有」某些東西縱使沒有擁有,才是真正能快樂的方法。

「工作就是因為有些東西不好玩,所以是老闆給你錢,而不是你給老闆錢(電影院、遊樂場)」
「每個人都應該自豪地扛起自己的現實,工作無貴賤,沒什麼好羞愧的」
「但要記得有一份養家活口的工作不是人生的全部,你的意義與人生比那個更多」

老 實說,有兩三次差點坐在第一排哭出來,比起旁邊已經哭起來的我娘,我果然是比較能忍(哈)。人生的意義比有一份養家活口的薪水、為了工作拼死拼活,還多很 多,為了子女犧牲自己一生的父母、為了父母放棄某些機會的子女、為了配偶半夜起床的溫柔,我們的人生、身為一個人的感受、交流與感觸,遠比「只是一份活口的工作」還多很多,但很可惜我們都活在某種物質主義的陰影下,成為滾輪裡跑不出來的老鼠。

要對抗主流很不容易,要堅持自己想堅持的平凡非常困難。

面對沒取得優秀研究獎,彭教授說「我知道我可以拿得到,但我認為我的人生比那個更多,當然會有些攻擊,會被人看不起,幸好我挺得住」。

或許,「面對不理解」、「面對被看不起」,我也該培養的是「挺得住」的能力,就像彭教授開玩笑說的「你看不出我的價值,你是俗人,我沒什麼好生氣的(哈)」。

要 怎麼在這個這麼物質取向、殺紅了眼、被壓榨得無法喘息的時代裡,堅持自己的信念與價值,擁護身為一個人,而不只是生產線上一部高效能的輸出機器,還要培養 自己領會這世界美好、與他人共感、豐富自己與身旁他人意義的能力十分不容易。所以彭教授戲稱自己的書是「『理想』的7-11」,當人們忘記自己的理想、與 堅持的勇氣時,希望能幫助人們重新想起來的書。

一個半小時的演講,很高興這一路走來雖然我們都面對許多日夜啃噬心靈的自我懷疑,這樣不服從主流而產生的阻力與詆毀,幸好,我還是我,也佩服自己一路走來都十分勇敢,勇敢地,活得像個人。

與大家共勉,希望我們都可以「平凡地、勇敢地、活得像個人」。